Carmignac_Edouard.jpg

2016年10月 Edouard Carmignac每季針對當前政治、經濟、社會議題發表評論

巴黎/

 

致投資人:,

 

  執筆之時,不少觀察家認為從川普選戰打得喪心病狂來看,眼見要席捲西方民主社會的民粹浪潮其實已即將落幕。我個人對此則持懷疑態度,我們的價值觀與生活恐怕正遭受威脅。

  其一,共和黨竟然選擇了一位明顯不適任強權國家領導者做為候選人,此事本身已令人堪慮。再者,英國首相梅伊為何如此急迫推動脫歐,也讓人摸不著頭緒。除此之外,隨著法德兩國重要大選即將來臨,極端政黨的高人氣也同樣叫人憂心忡忡。

  這幾波民粹風浪有甚麼共通性?全球經濟衰退引發公民社會的不滿,已使大眾不再信任菁英階層,並轉趨封閉保守。外來者,無論是低薪移民或是低價出口商,都成了就業市場惡化的代罪羔羊。民粹主義者要拿什麼手段來解決這些問題?答案是走向溫和保護主義,可以的話,再搭配貨幣貶值,讓政府得以透過赤字開支來刺激經濟成長、提升名目薪資水準。當然,這一切很快就會被通膨給抵消。許多人還可能會課額外資本稅作為解方。

  這樣的民粹政策即便是緩步且溫和進行,我們仍認為在規劃投資策略時,有必要將其列入考量中。一旦回歸寬鬆財政政策老路,再加上當今的貨幣寬鬆政策早已逼出所有可能的經濟刺激效果,將累積大量公債,別忘了現在市場可是通膨稍漲,投資人馬上滅火的時代。因此我們對於已開發國家的公債持謹慎態度。在衝刺了超過35年、一路保持高點後,公債市場早已氣力用盡。相反地,寬鬆貨幣政策則對股市有利,因為投資人有信心經濟能持穩,不過前提是利率上升幅度沒有失控狂飆。如此成長維穩、通膨上升的環境,很可能有利於原物料市場,特別是石油,以及意料中的黃金,表現將勝過近年得利於衰弱經濟與超低利率環境的「高能見度股」。

  想一帆風順航向新經濟與財政秩序談何容易,市場共識一旦遭受考驗,投資人便容易布局錯誤。然而,面對新時代,我們積極重塑投資組合,故應能安然經歷過度時期,並從中創造價值。

  敬上

Édouard Carmignac